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淺談故邑山和故邑城

2015-05-27 09:39:15
  從秦始皇初定天下,在全國實行郡縣制起至明宣德四年平湖置縣,現平湖市境范圍大部分時間都隸屬于古海鹽縣。嬴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海鹽置縣,縣治設在華亭鄉(今天上海市金山縣的東南境)。秦末,由于地殼運動等多方面的原因,華亭鄉所在的柘山,塌陷為湖,海鹽縣城遷到190里外的武原鄉。遷治三百多年后,公元125年三月初的一天,一夜暴雨,海鹽縣治所在武原鄉一百二十余頃土地轟然下陷丈余深,坍塌為湖,政府機構及主要官吏全部葬身湖底,這個以巨大災難為代價所形成的大湖被稱作當湖。這是海鹽歷史上第二次縣治塌陷成湖的記載。
  遇此大災后,海鹽縣治只好再次遷往36里外的齊景鄉。齊景鄉位于今天平湖市乍浦附近東偏北約12里處。古海鹽的這第三個縣治所在,即是現在大家所熟知的故邑城。這段歷史,在眾多的史書中都有記載,《大元大一統志》云:“故邑城,在州東北三十五里,高一丈,周三里!磪堑赜洝翟坪{}順帝時淪陷為湖,嘗移於故邑山下”,清·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則記:“故邑城,縣東南二十七里故邑山下。漢順帝時,海鹽縣淪陷為湖,移治于此,后復徙于馬嗥城。以此嘗為邑治,故曰故邑。西南去海鹽縣三十六里。晉隆安二年,海賊孫恩北趣海鹽,劉裕隨而拒之,筑城于海鹽故治,孫恩來攻,為裕所敗,即此城矣。”

故邑山和故邑城名字由來

  眾多的史料都指明,古海鹽的這第三個縣治所在被稱為故邑城,而故邑城應位于故邑山下。但是史料中關于故邑城和故邑山的名字的由來,卻有不同的說法,有說是城以山名,因為縣治遷到了故邑山下,因而縣治所在城便稱為故邑城。如《至元嘉禾志》“沿革·海鹽縣”中:后漢復為海鹽,順帝時又陷為湖,是為當湖,遂移治故邑山,為故邑縣!秴堑赜洝罚汉{}縣,在郡東南二百二十里,地名殷水,水名福見。秦始皇二十六年置。陷為柘湖,又改武原縣。陷為當湖。隆安五年改東武洲。移在故邑上。
  也有的舊方志里說故邑城就是顧氏城,是顧姓人的祖居,因顧榮封此地故名顧邑,如清·張力行《平湖縣志》:“考府趙志及縣《程志》“顧榮之先勾踐支庶封于此,子孫遂以為姓顧,邑之名或有取焉。”但著名歷史學家譚其驤教授認為這種說法靠不住,因他記得當年顧頡剛先生曾經講顧榮是越人,不是漢人,顧榮以前的“顧”是靠不住的。地方志記載本地歷史都喜歡拉得越早越好,往往靠不住。
  當然,更多的是認為山以城名,如《讀史方輿紀要》所說“以此嘗為邑治,故曰故邑”,明天啟《平湖縣志》:“又故邑山,以故邑城而名”,城之所以被稱為故邑城是因此城曾經作為縣治,又因山下的這座城被稱為故邑城,因而山被稱為故邑山。這個說法得到了譚其驤教授的認可,他在1990年海鹽縣志辦公室召開的研討會上就指出:故邑山原來不是叫故邑山,原來是沒有名字的。第二個海鹽縣治陷在當湖里,它搬了一個家,搬到了山旁邊。唐《元和郡縣志》說,海鹽縣“后又陷為當湖,移置山旁”。什么山旁,名字是沒有的。不但是《元和志》如此,南宋《輿地紀勝》里還是這樣講,“故邑山在海鹽東北三十五里,《輿地記》云:山下有城,漢安帝二十年海鹽淪陷為湖,移于山旁”。這個山本來沒有名字,在第二個海鹽縣治淪到湖里頭之后移至這座山旁,后來又搬到第四個海鹽縣城去了,然后把第三個海鹽縣城叫做故邑城,把故邑城旁邊的山叫故邑山。
  天啟《平湖縣志》中還有一種較文人化的猜測“或曰顧邑,謂足以顧盼城邑。”因為站在山上能俯視全城,因而叫顧邑山。但這種說法明顯是后代文人渲染。
  參考各史料,在年代更早一些的《新唐書·志·卷三十一》中有記:“海鹽,緊……有故縣山”,《新唐書》直接把故邑山記為故縣山,應是比較明顯的證明山是由于之前的故縣城而名的!逗鬂h書·地理志》:“故永建二年(127)陷為當湖,移治乍浦山下。”可見,早時,故邑山確實沒有名字或者說早先的山名已無考。
  因而可知,海鹽縣治再次遷走后,乍浦山下的這個舊城因曾經作過縣治而被稱為故邑城,城旁的山便由此被稱為故邑山。

關于故邑城

  時間荏苒,而今,故邑城早已淪沒海中無可考。然而,我們尚能在古代的一些史料及文人辭賦中找到故邑城的蛛絲馬跡。元代過宗一曾有《顧邑城》一首“寄奴王者亦英雄,更愛風流老顧榮。今日孤城滄海畔,一天紅浪晚來風”。清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中載:又有顧邑巡司,宋元時置于故邑城內。洪武十四年,徙置乍浦鎮,改今名。但故邑城究竟淪沒于何時并無確切記載,估計大概應在元以前。
  清順治時期時,乍浦居民還能偶爾在海邊一窺故邑城的遺址。李天植《九山游草》:海上天妃宮,即志所稱苦竹山也,時颶風大作,潮沒殿階,無何,風止潮退去,宮前里許有遺址出焉,延袤里余,竹圃根尚森立,躡之俱朽,古窯及金銀銅器,游人俱有拾得者,五銖錢不可勝數。余仆得一錢,文有“大錢五十四”字,新莽時物也。不數日,隨沒?见}志,山外有顧邑城,沒海中,此豈其遺址耶?時順治丁亥六月望日。
  雍正八年遺址的忽現則有更多的記載。林中麒《乍浦竹枝詞》七十:“鐵板沙中故邑沉,宮前猶見石街深。拾來古鏡郎無用,留照犀釵上髻簪。”張云錦《當湖百詠》六十三“不知歲月幾推遷,井臼遺蹤尚宛然。桑海茫茫誰墮淚,爬沙但覓五銖錢”后有記曰:庚戌夏,天妃宮西南沙中,忽現市井遺址,人有得五銖錢者。庚戌即雍正八年(1730)。宋景濂的《乍浦九山續補志》載:“雍正八年六月既望(十五),潮退,天妃宮前見石路三四里,凡瓷碗、古鏡、井磚、五銖錢拾得者甚多。沙平且堅,舊有鐵面板沙之說,信然,至二十日始沒。”又據舊縣志考,其為故邑城遺址。
  天妃宮位于苦竹山上。若這些記載屬實,那么故邑城遺址應位于苦竹山西南淺海處。不會太遠,因潮退后遺址能顯現,清代的海岸線和現在的基本差不多。

關于故邑山

  關于故邑山和故邑城的地理位置,向來是爭論最多的。但因故邑城在故邑山下這點確鑿,而故邑城已沒入海中,那么,只能考證故邑山的具體位置了。據各種舊志記載:
  《至元嘉禾志》:故邑山,縣東北三十六里,高八十丈,周二十里。故邑城,在縣東北三十六里,周回半里。
  明嘉靖《海鹽縣治》:移治故邑山曰故邑(今平湖縣東南二十七里)
  明天啟《平湖縣志》:顧邑山即故邑山,在縣東南二十七里,高八十丈,周二十里。山下有故邑城址。
  清張力行《平湖縣志》:故邑山,在縣東南瀕海,《程志》載“山高八十丈,周二十里”今淪于海,無可考。
  近期出版的新編《乍浦鎮志》:“東漢永建二年(公元127),海鹽縣治遷齊景鄉乍浦(時稱乍川)南之橫浦(闊12丈)北岸一小城(周3里,高1丈),名無考,諸志皆以故邑城(古縣城)名之,乍浦民間所傳山陽城(九山之南為陽)即此城,后陷于海。
  綜各志可知,故邑山,應在平湖縣東南二十七里左右,濱海,高八十丈,周二十里。然今已無考,現乍浦所存各山中并無一山名故邑。
  那么,故邑山究竟是哪座山?一直以來,有種說法流傳甚廣,故邑山即為益山。
  由上海金山衛地方志編委會根據《康城黃廷廣記》和《金山衛俞氏家譜》編寫的《金山衛春秋》“東漢時期海鹽縣治遷徙記”一節中是這么寫的:朝廷新派白沃為海鹽縣令,奏準將縣治正式從康城西遷于齊景鄉邑山之陽(今浙江平湖乍浦鎮北約12里的益山腳下)的新城,白縣令在新建的邑城視事。
  故邑山即是益山的說法也被譚其驤教授所認同,他參考浙江省測繪局編制的《浙江省地圖冊》,益山在乍浦鎮東偏北約6公里,結合《清一統志》說故邑山在平湖縣東南13.5公里,益山離平湖正好差不多13.5公里,他也認為可能就是故邑山,因為漢人習慣上偷懶,往往會把兩個字簡成一個字,故邑山也許后來就簡稱邑山,又訛成益山了。
  那么,益山是否即是史書記載中的故邑山?
  新編《乍浦鎮志》中記載現在乍浦主要山丘為:瓦山(即雅山)、湯山、觀山、西常山、陳山、黃山、暈頂山、東常山、高公山、龍尾山、里蒲山、馬鞍山、尖山、益山、獨山、土山。其中瓦山、獨山和土山與諸山并不相接,其他則互相連接,益山為諸山逶迤之盡處,周長2.5公里,海拔20米。
  光緒《平湖縣志·地理下》中點明“故邑無其山”其余諸山為:雅山、苦竹山、湯山、觀山、西常山、陳山、黃山、暈頂山、東常山、高公山、龍尾山、馬鞍山、尖山、益山、獨山、菜薺山、蒲山、黃盤山、斗牛山。
  乾隆《平湖縣志》中記載乍浦地區山有“雅山、湯山、苦竹山、觀山、西常山、陳山、東常山、黃山、暈頂山、高公山、馬鞍山、龍尾山、尖山、大山、益山、獨山、顧邑山、菜薺山、蒲山”顧邑山注解為“在縣東南瀕海…今淪于海,無可考”。
  明天啟《平湖縣志》中記載乍浦主要山丘為:雅山、顧邑山、觀山、高公山、苦竹山、蒲山、菜薺山、益山、陳山。
  《萬歷嘉興府志·山川》:又東北,入平湖境,雅山、顧邑山、湯山、苦竹山、觀山、高公山、蒲山、菜薺山、益山、獨山、龍湫山。
  《至元嘉禾志·山阜》一節中,海鹽縣今平湖境內僅記三座山:“故邑山,縣東北三十六里,高八十丈,周二十里。陳山,在縣東北四十里,高八十一丈,周回一十五里。 雅山,在縣東北三十六里,高五十丈,周回六里。
  關于故邑山,志書中其實一直以來都有記載,只是到了清朝雖有記載卻已經注明無可考證,因而乾隆《平湖縣志》說其淪于海。其實故邑山淪于海這種說法基本不成立,因為從之前歷代志書記載中可以看到,故邑山是乍浦諸山中最高最廣且和諸山相連的,群山之中,怎么可能最高的淪于海而低的反而尚在?至于益山,雖地理位置能合,但其周長2.5公里,海拔20米顯然不會是記載中高八十丈、周二十里的故邑山。

故邑山辨析

  既然故邑山并沒有淪于海也非指益山,那么故邑山究竟應該指哪座山?雖然歷代志書對于各地山川都有言之鑿鑿的記載,但是,很多也都是載筆者憑故紙陳言沿襲而下,大都并未親履其地,而后人引用之時也都不會確切核對,因而極易混淆。
  我們可以從乍浦那些生于斯長于斯的文人記載中一窺究竟。
  明末清初隱居乍浦陳山的著名文人李天植曾修過乍浦《九山志》,在《自序》中有言:…至于故邑山,今無可考。愚謂鹽邑舊治在此,旋從而西,回視諸山,概稱之為故邑云爾,非另有一山名故邑也…故邑山在明末就已無考,但他認為故邑山應是乍浦諸山的概稱。
  道光年間鄒璟《乍浦備志》“附故邑山辨”一文從地理數據上更確切的點明了周二十里應為乍浦諸山的總范圍:諸山相連不斷,可周二十里,而前志云周二十里,正合諸山而計之,非指一山言也。若以為另是一山,則無稽矣。”
  光緒年間顧廣譽更是親自踏遍乍浦諸山,審視崗巒起伏,作出《乍浦九山辨》:《嘉禾志》,于乍浦,僅載陳山、雅山!吨尽费愿甙耸徽,周圍十五里,《括異志》亦云然。此《九山志》與各《志》之所同也。試如其言而加之以八山若六山,則周圍當以數十里計,是豈區區乍浦所能容者耶?……然則故邑山之云,統西東雅山至獨山言之也…顧廣譽是認為故邑山確為乍浦群山,其范圍應從雅山一直到獨山。
  結合三人的文章可知,故邑山明末就已無考,但三人皆認為故邑山應是乍浦諸山的概稱而非特指一山。乍浦諸山皆為故邑山,陳山則為故邑諸山中的主山。顧廣譽則更是明確了故邑諸山范圍從西面的雅山一直到最東面的獨山。
  故邑山在明末已無考,那么再往前呢?平湖明初文人沈琮在成化乙酉九月回到平湖時,曾召集朋友集社陳山,后作《陳山記》,中有“.…琮惟故邑諸山專一邦之美,而陳山又專諸山之秀…”文中,明確點明故邑是群山,亦能看出陳山為群山之主。
  陳山在《至元嘉禾志》的記載為“高八十一丈,周回一十五里”,和故邑山高度一致,周回則較小,加上周圍諸多小山峰就大致可合《嘉禾志》中故邑山“周二十里”。其實,明以前志書中記載中,乍浦并沒有現在這么多的山,《嘉禾志》中只提到故邑山、陳山、雅山。趙孟堅《彝齋集》、魯應龍《閑窗括異志》,也只言陳山,而不涉其余諸山,《新唐書》只提故縣山,這是否可猜測下現乍浦境內諸多小山名大概是明之后出現的,山還是那座山,只是后人把一山數峰析成了數山加以命名。

小結

  結合前代各志及前人記載,再觀現乍浦群山地理位置,雅山、獨山與群山并不相連,獨山更是相去較遠。因而,我們是否可以得出結論,史料記載中的故邑山就是現乍浦群山,其主山為陳山。故邑群山應是從現湯山至益山,但并不包括雅山,獨山。

參考書目:
  《新唐書》、《后漢書》、元《一統志》、《至元嘉禾志》、《萬歷嘉興府志》、《嘉  靖海鹽縣志》《海鹽圖經》、明天啟《平湖縣志》、清乾隆《平湖縣志》、光緒《平湖縣志》《重修浙江通志稿》、《金山衛春秋》、《乍浦舊志三種》《乍浦鎮志》《吳地記》《閑窗括異志》《平湖竹枝詞匯編》《平湖歷代散文匯編》《海鹽嬴政二十五年》

作者:黃艷

副省級市  ·杭州市  ·寧波市
地級市  ·溫州市  ·嘉興市  ·湖州市  ·紹興市  ·金華市  ·衢州市  ·舟山市  ·臺州市  ·麗水市
亚洲综合色在线观_亚洲综合色欲色欲综合网站_亚洲综合色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综合色区图片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